都来读 > 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 > 072:娘娘召见(二更)

072:娘娘召见(二更)


  师父父没有给揉揉肚子,反而把胖狐狸又翻了回去,狠狠地吸了几口狐狸之后,方才在桃夭不满地抗议声中飘然离去。

  “得亏是个丫头,要是个小子方才就露鸟了!”

  听着师父父飘然而去留下的话,桃夭几乎青面獠牙,奶凶奶凶地吼道:“你个为老不尊哒————-!”

  ‘啪叽————-’

  奶凶奶凶的胖狐狸崽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拍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

  片刻后,紧闭的殿门被人小心翼翼地从外面推开,王贵人这才探头探脑地钻了进来,一眼就瞧见了四爪平摊趴在地上的胖狐狸,错愕道:“夭夭,你这是作甚?”

  胖狐狸挣扎着爬起来,抖了抖浑身乱糟糟的狐狸毛,愤愤道:“被师父父给拍了呗!吸狐狸就行,给揉揉肚子就不行,龟毛。”

  听着桃夭的抱怨,王贵人满脸的一言难尽。

  当夜,天子照旧来了寿仙宫,还没来得及同桃夭多说几句话,女娲娘娘的招妖幡就来了。

  桃夭一脸平静地听完召唤,然后在天子沉郁的目光,和脸色煞白的王贵人的注视中,整理了一下衣裳,从容不迫地吩咐道:“我让你回三妖洞拿回来的东西呢?现在给我吧。”

  王贵人哆嗦着手将青狐的一件披风交给她,待得桃夭将披风裹在自己的身上后,王贵人这才叮嘱般地道:“你还是谨慎一些,早去早回。”

  “放心。”桃夭一脸的淡定,目光触及欲言又止的天子,她笑了笑,“最多两个时辰我便回来,大王不必等我,若是困了就先睡吧。”

  帝辛皱着眉起身,打量着桃夭身上裹着的披风,不太放心地问道:“真的不会被察觉出什么吗?”

  “不会。”桃夭肯定地道:“当初便能瞒过去,这次就也能瞒过去。”

  话落,桃夭找二人摆摆手,然后裹紧了身上的披风,化作一抹流光掠出了寝殿,直直冲入了夜色里。

  这边桃夭刚走不久,一直待在观星寮的申公豹似感受到了什么匆匆地跑来寿仙宫。

  在瞧见偌大的寝殿内只有天子和王贵人后,申公豹转着眼珠子就问道:“桃夭仙上去哪里了?先前贫道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来了寿仙宫这边。”

  申公豹自从淇山回来后便一直窝在观星寮里在捣腾什么,若不是感应到了招妖幡的气息,只怕他这会儿还不一定会出来见人。

  “去黎山了。”王贵人随意地答了一句,又见他一身凌乱,模样看上去仿佛经受了什么摧残,纳闷地问道:“这几日都没能见过国师,你躲在观星寮中在作甚?”

  “去黎山作甚?可是女娲娘娘召见了?!”申公豹一听‘黎山’二字就变了脸色,好容易缓过来才听清了王贵人后面的话,又道:“窝在观星寮中不出自然是为了观测星象啊。”

  但王贵人跟申公豹并不在一个频道上,所以注意点也没有落在替他解释方才的事情,只关心地问道:“观测什么星象?”

  这时沉默半晌的天子才开口接话道:“是孤让国师做的。”话落,又看向申公豹问道:“观测得如何了?”

  见是天子询问,申公豹终于收了好奇的心思,正色回答道:“星象凌乱,这是即将大乱的征兆。”

  “乱的是哪方?”帝辛沉声发问。

  申公豹肃然道:“东鲁。”

  随着申公豹的话音一落,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

  半晌,只见天子揉了揉眉心,叹道:“果然!孤就猜到这次飞虎前去东鲁不会顺利。”

  “大王应当做准备了。”申公豹一脸肃穆,看这模样还真有几分国师的架势,“不用多久,东鲁那边的消息就该能传回来,届时只怕又得出兵才是。”话音顿了顿,申公豹一手慢慢掐算,又道:“而且,贫道算得此一战不会太顺利。”

  “为何?”王贵人听了半晌,连忙问道。

  申公豹看了她一眼,目光直视天子,肃然道:“据贫道推算,东鲁那边似乎多了别的什么人。”

  王贵人慢慢瞪圆了双眼,心中暗道自己果然是个乌鸦嘴,上次她同夭夭说的话,居然被她给说准了!

  帝辛也同样明白了申公豹话中所说的‘别的人’是指的什么,俊美的脸庞上瞬间笼上了阴影,剑眉紧蹙,沉声问道:“国师可有算出此次武成王可有险?”

  申公豹似知道天子会有此一问般,立刻笑着安抚:“大王放心,贫道早已为武成王推算过,此次武成王一行,虽有惊却无险。”

  天子闻言点点头,没再说话。

  申公豹回过头又看了一眼殿外,道:“待得桃夭仙上回来,大王要同她好好商议一番才是。这一次跟东鲁的一战,寻常人却是无法胜任了,对付修道之人便只能是修道之人,但我们这一方,除了贫道外,就只有桃夭仙上能打。”

  王贵人原本还想毛遂自荐,但一听这话,顿时就蔫了。

  她虽然有着千年修为,但依然是个妖精,跟正经的修道之人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别的,真到了战场上跟人动手,她自知自己其实就是个摆设。

  而另一边,能打的桃夭将空间通道给开在了黎山十数里之外,借着月色只能依稀瞧见黎山上的女娲宫的一个殿顶。

  桃夭从空间通道出来后,还磨磨蹭蹭地在原地转了好几十圈,然后在沾了一身的雾水后,方才慢吞吞地朝着黎山上的女娲宫飞去,且还飞得十分的缩手缩脚,就怕自己去快了会惹来怀疑。

  女娲宫内灯火通明,而在白玉石的宫门外,只有一位女童等在那里。

  当瞧见桃夭慢吞吞地落下云头,女童皱着眉不怎么高兴地对她道:“怎的来得这般慢?娘娘都已经在等了你多时了!”

  桃夭一脸讪讪地看着不太高兴的女童,哈要点头地道:“仙使莫怪,实在是王宫离这里忒远了一点儿,而小妖这点儿微末的道行,这已经是小妖最快的速度了。”

  女童轻蔑地扫了桃夭一眼,这次傲慢地一扭头,哼道:“跟我进去吧。”说完后还不忘嘀咕一句:“山野小妖就算山野小妖,修行了千年也还是这么不入流。”

  桃夭一副唯唯诺诺地跟在后面,就算是听见了女童的鄙视,也什么都没有说,反而笑得一脸献媚又羞愧。

  当二人进入了后殿,女童便低着头站在珠帘后不动了。

  桃夭低着头,小步小步地挪进去,仿佛害怕得不敢抬头般,刚挪到殿中便立刻跪拜了下去,颤着声音道:“轩辕坟青狐,拜见女娲娘娘。”

  女娲端坐于玉石莲台上,周身裹着五彩霞光,垂眸看着伏跪在地的人,淡淡道:“起来回话吧。”

  桃夭一脸诺诺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始终没有抬头去看莲台上的圣人。

  女娲静静地打量了她几眼,声音缥缈而庄严:“小妖狐,你奉吾密旨入宫迷惑天子,此事办得如何了?”

  桃夭立刻哆嗦了一下,似极为害怕般,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回娘娘的话,小妖借着苏妲己的身份入宫后,明面上很得大王的宠爱,可实际上却并不如意。”

  “哦?”女娲似有了兴味,盯着她问道:“此话是什么意思?”

  桃夭一脸尴尬,吞吞吐吐:“大王好似不喜女色,虽然小妖使用一些魅惑手段能够迷惑他一时,可是一旦离了小妖的身边,大王就又恢复了常态。”

  “那你这事儿可办得不怎么好啊。”女娲轻笑道。

  桃夭闻言立刻一脸惊惧地又跪了下去,战战兢兢地道:“请娘娘恕罪,再给小妖一段时日,小妖一定使出浑身解数去迷惑住天子。”

  “这段时日相处下来,你觉得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女娲突然问道。

  桃夭似不理解这话,迷茫地抬头看了莲台上的圣人一眼,而后又惊惧般地低下头,迟疑道:“外面都说天子昏庸荒淫,可小妖自入宫后发现,天子似乎并不如传闻那般。就拿小妖来说,小妖得使出一些魅惑手段,方才能够哄得神智不清的天子答应小妖的一些要求,可小妖修为太低,一旦天子离了小妖的身边,他就会立刻清醒过来。”话音顿了顿,又道:“而且这段时日所发生的事儿,每一桩每一件都是天子谋划而来的,天子行事果决,若是神智清醒状态下,根本就没有小妖说话的余地,更不要说去改变天子的想法。”

  女娲垂着眼眸,安安静静的。

  桃夭面色带着惊惧,心中思绪却在快速转动,猜想女娲的心中应当有了决断,但还不够,还得自己再下一副猛药才行。

  是以,桃夭脸上挤出一个疑惑又小心的神色,抬头望向莲台上的圣人,又道:“娘娘,有一事不知小妖当问不当问。”

  女娲闻言神色一动,看着她,道:“什么事?说吧。”

  桃夭深深吸了一口气,相似给自己壮胆,“不久之前,宫中出了一事儿,天子在摘星阁接见武成王的夫人,那日摘星阁上却突然来了一个女子,那女子仅用一条彩色绸带便迷惑了天子,令得天子神志不清便要轻薄于武成王夫人,武成王夫人不堪受辱,愤而跳下了摘星阁当场身亡。”

  女娲脸色一变,桃夭继续道:“自武成王夫人之后,武成王的妹妹黄妃得了消息冲上了摘星阁,在同天子争论时,天子突然晕了过去,但黄妃她......”

  “如何?”女娲沉声问道。

  桃夭道:“黄妃却被那女子给生生推下了摘星阁,也是当场身亡。”

  女娲的脸色已经黑了一大半,盯着桃夭不说话了。

  桃夭一脸慌乱地看着女娲,半晌才又哆哆嗦嗦地道:“而那个女子...小妖觉着有些眼熟。”

  女娲的目光顿时一厉,看着她,低声问道:“眼熟?那你觉着是谁?”

  桃夭立刻吞了口口水,一脸不敢再说话的模样,不吭声了。

  女娲却死死盯着她,追问道:“你觉着那女子是谁?”

  桃夭生生憋白了一张脸,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带着哭腔颤声道:“像似...当日小妖第一次来拜见娘娘时,瞧见的娘娘的两个仙使之一。”

  桃夭将这一番话给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后,女娲宫的后殿里,顿时寂静无声。

  好半晌,门帘外才传来一道细细的抽气声儿。

  女娲娘娘的一张俏脸已经彻底难看了下来,若不是还要端着自己圣人的身边,只怕就恨不得当场拆了自己的这座道场了。

  桃夭死死趴在地上,一副打死都不敢抬头的模样,但在瞧不见的地方,唇角却快速地往上扬了扬。

  良久,寂静的后殿内,女娲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小妖狐,你退下吧。”

  桃夭忙不迭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是,小妖告退。”

  然而,待得桃夭已经快要出后殿了,身后再次响起了女娲的声音。

  “吾让你轩辕坟三妖入宫迷惑天子的事情就此作罢,你们三妖回自己洞府继续修习吧,切记此事不可再让旁的人知晓。”

  桃夭眼中笑意一闪,而后快速回身,抱拳作揖:“是,小妖听令。”


  https://www.doulaidu8.cc/xs/165319/903101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