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木叶之梦中氪命 > 第十九章 任务失败的后果(求收藏)

第十九章 任务失败的后果(求收藏)


  “尸体就在这里了,钱可以给我了吧?”角都对着突然出现的蒙面人道。

  “别急,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你不能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实力就否认他们的付出啊。”蒙面人的声线很是苍老。

  “好的,我懂你意思了。”

  ...

  片刻之后,整个树林都清静了,蒙面老者很是满意地掏出一个封印卷轴:“钱都在这里面了,翔之国大名可是狠狠破费了一次呢。”

  角都接过卷轴检查了一下,没有问题。然后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啊,居然会有人重金雇人杀自己亲儿子。嘛,反正我拿钱办事就行,以后还有生意的话也要多多合作呢。”

  “哈哈,放心,很快就会有下一单!”老者说完,“砰”的一声消失,居然是个影分身。

  是个影分身!

  角都也不在意,揣着钱走了,留下漫山遍野的死尸。

  但有一具尸体不一样。

  只见一道炫目的白光之后,瓜平的断躯重新拼接在一起。

  他活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雀儿,瓜平是真的有点懵。他刚才是直接被拧断脖子的,就疼了一下,之后就什么感觉都没了,只看到无尽的黑暗。可还没过多久呢,他就又活了?

  “梦境世界直接与你魂魄相连,虽然死亡不是真的死亡,但死一次魂魄就会受伤一次,会折寿五年。复活一次还要五年寿命以建立与身体的联系。我觉得你自己也会选复活吧,就做主救活你了啾。”

  “一来一回就是十年寿命吗?行的。哎...算了不说了,回木叶了。”

  瓜平腾地站起,也顾不上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还满是血污,径直往木叶方向走了。这回雀儿没有不告而别,而是立在他肩膀上与他聊天解闷。

  ......

  “团藏大人,您没事吧?”背着尸体逃过一劫的暗部们见瓜皮如此狼狈,连忙上前问候。

  “无妨,虽然不敌,到底留下了有用之身。不过,角都不愧是能在柱间大人手下活命的强者,我这次输的很惨,哎,不提了,回木叶吧。”

  一行人一路上都沉默着,搞砸了一个S级的任务,后果实在是太严重。其中有几个稍微了解上层局势的,也隐隐开始为瓜平担心起来。

  就这么沉默着到了木叶。交接任务情况时,几个在场的老家伙当场就要发作,还是日斩佯装不耐烦压下事态、要求过几日例会再议,千手楣间很是奇怪地没有表态,这才让瓜平躲过一劫。

  但相应的,他也被放了假,暗部副部长的职位还在,可这个职位的政治权利被暂时剥夺了。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瓜平清楚自己的目的不是揽权,只是单纯地得到力量,所以这几日独自在志村族地修行。

  这期间,除了秋道取风忙于公务,别的伙伴都时不时来找他闲谈,连犬冢侠都送了他一只幼年忍犬。瓜平转手送给小侄子养了。

  修行的效果很好,收益颇多。能有如此成果,不知是因为他暂时抛下了杂念,还是因为被角都所杀、白白折寿十年后相当努力。

  “风遁·真空波”

  只见瓜平口中吐出一道气流,眼前排成一列的稻草人、木人、石人、铁人尽数触之而断一分为二。

  “啪啪啪,团藏,你这风遁的威力变大了啊。”

  “哪里哪里,只是把真空波的释放方式略作了调整而已。原本的真空波是一个扇形的面,距离长了之后威力就会变小,我尽量将真空波以一条线喷吐而出,这样威力和射程都能变远了。对了日斩,你今天怎么有空大白天出来逛?”

  日斩脸色一暗:“今天是例会的日子了,翔之国大名也来了,团藏,到时候尽量沉住气,哎,怪我无能...”

  “没事没事,我不要紧的,只是担心你们以后寸步难行。

  哎,说来也怪,本身这次任务有点像千手楣间要与我们和好的意思,却被我给搞砸了,也不晓得以后会怎么样了。走吧。”

  ......

  “我的儿子啊,他才十六岁,我还等着他几十年后能继承我们翔之国大统,就死啦...你们木叶是忍界最强的,怎么可能保不住我儿子?是嫌我给的钱太少了吗?”翔之国大名像所有失去子孙的家长们一样,再不顾什么仪容礼法了。

  日斩给他鞠了一躬:“实在抱歉。我们木叶向来是重视任务等级制度的,这次负责此次任务的是暗部的副部长以及两个暗部小队合计九位精英,本该是万无一失的。可是地下黑市有人重金悬赏太子殿下,连影级叛忍角都都闻风而来,这也是没办...”

  “什么没办法?我可是打听清楚了,那个团藏副部长可是和火影大人您实力相当的,就算他不敌那个角都,保护我儿子逃命还不行吗?他就非要和角都那等人做过一场好逞英雄?还是说作为暗部的副部长,保护目标被角都暗杀了他才反应过来?”

  日斩哑口无言。

  千手楣间趁机起身:“这位邻国的大名陛下,老夫是暗部的部长千手楣间。这次悲剧我们也很无奈,毕竟志村团藏副部可是被我堂兄、也就是二代火影大人所器重的学生,谁能料到他会年轻气盛办事不牢靠呢...

  哎,我们会免去志村团藏的暗部副部长职务,不知能不能让陛下消消气。”

  翔之大名点了点头。

  居然点了点头...

  水户门炎作为财务部部长,还是很有话语权的,他清了清嗓子吸引众人注意力之后,扶了扶眼镜道:“诸位,这次志村团藏部长刚接了任务不久,黑市就突然悬赏了他一亿两,不久后翔香太子这么个普通人竟也被悬赏千万两,而他们的情报也可以花钱买,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那是你们木叶的事,你们木叶有内鬼,导致任务失败、我儿子去世,你们必须负责任!”

  “可是,您死了继承人,却只要我们木叶罢免一个部门的副手,有点反常啊。”

  水户门炎很聪明,也很蠢。他抓住了盲点,却在这么个场合说了出来...

  身为当事人却连话都说不了一句,瓜平本身是无所谓的,就默默看戏也挺好。但被水户门炎这么一说,又是恍然大悟又想扼腕叹息。水户门炎你这他么的是杨修转世吗?

  果然,只见翔之国大名先是一愣,然后立马吹胡子瞪眼道:“那我该要什么补偿呢?要钱吗?那东西我可不缺!要志村团藏抵命?我一个小国大名也没那个本事啊。我能如何呢?你们是木叶啊,我能如何啊?!”

  接着,这位大名又肃容道:“我本就是带着被杀的决心来木叶的,所幸千手楣间大人长者风范、宽厚待人,愿意处理他的部下。这不算什么实质性的补偿,但至少表达了对我的尊重,体现了木叶对任务发起人的重视,体现了火之国与翔之国的友谊,这个处理的精神意义大于物质,所以我点头了。”

  他紧接着悲痛地说:“毕竟,真要物质赔偿,便是再多的钱财宝物,我的儿子能活过来吗?我的儿子啊~,香儿啊~...”

  竟是哭出来了。

  接着,他擦干净眼泪,哽咽着:“因为这方方...面面的原因,我妥协了,你们...你们还要怀疑我一个...老父亲对儿子的爱吗?呜~呜~呜~...”

  一面三变色!感情之流露,让人动容。

  若这份感情是真的,那确实是让人感动的;若这份感情是假的,那也无疑是让人悚然的。

  可惜,瓜平他们无法知道真假了,因为聪明的水户门炎很蠢地当众指出了疑惑,直接断了后面翻案的机会不说,还给对手当场盖棺定论的机会。

  就算以后调查翔之国大名与翔香的父子关系,也不一定能得到真实的信息了。

  经此一番,在场几乎没有一个人会再去怀疑翔之国大名,连水户门炎都羞愧赔罪。

  而瓜平也将因为翔之国大名提到的外交问题,很可能彻底翻不了身。

  


  https://www.doulaidu8.cc/xs/166093/4843660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