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无界之墙 > 七十八 克吉岗巴

七十八 克吉岗巴


  
“砸!”岗巴一声令下,士兵们举起的长柄的石锤从空中呼啸着朝高炉砸去,已经烧得几乎干裂的高炉在石锤的猛烈撞击中轰然倒塌,发出一声轰隆巨响,扬起的漫天灰尘带着滚滚的热浪,熏得在场的所有人几乎睁不开眼。
“赶快找铁石。”岗巴在灰尘中高声叫嚷。
士兵们一手捂住嘴鼻,一手握着石锤,在炉灶残渣中间摸索着寻找落脚的地方,一不小心踩到了滚烫的石头,瞬间哇哇大叫。
“在这里。”一个士兵用石锤指着一坨仍然发红的东西报告。
“趁它还发烫,赶紧用石锤使劲砸。”岗巴大声命令。
十几把石锤先后落下,立马溅起了火星,吓得士兵们急忙往后跳。
岗巴踩着发烫的石头来到火红的铁石旁,他的鞋被烧得燃了起来,两只脚如同裹在两团火里,但是竟然感觉不到一丁点发烫。他举起一把石锤重重砸到铁石上,几十下过后,发红的铁石逐渐冷却,石锤与铁石碰撞发出的声音变得清脆起来。
此刻灰尘已经落定,眼前的铁石变得清晰起来。这是一坨有磨盘大小的铁石,在石锤的重击之下变得有些奇形怪状,像顽皮孩子胡乱堆砌的一个矮黑泥人。
一直站在外围观看的安武也走了过来,他弯下腰仔细查看这个铁坨坨,看着看着,他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眼睛里闪现出惊喜,“岗巴大摩师,你这个方法的确可行,”安武指着铁坨的表面,“你看,这个地方被砸得凹陷进去,但是这里的细孔明显比其他地方少很多,多烧几次,多砸几次,我相信一定能够炼出我们想要的铁来。”
岗巴把石锤扛在肩上,略带骄傲地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你的脚……?”安武注意到了岗巴脚似乎已经被烧黑。
岗巴笑着抬起一只脚,把表面的黑灰拍掉,“看来,我以后完全可以不用穿鞋了。”
安武走上前来,低着头打量岗巴完好无损的脚,“现在我可以确定,你的确是邑人转世大摩师,否则你的脚早被烧成了黑炭。”
岗巴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你让士兵把这坨铁石抬到下一个炉灶里继续烧。”
“等一下。”风灵穿过围观的士兵走了过来,“我的炉灶已经建好,为什么不试一下。”随着风灵手指的方向,一架天车已经架设在溪流上,天车的叶片被不断流淌的水流推动,离天车几步之遥的溪边上,一座崭新的炉灶也拔地而起。顶端炉口稍小,中间宽大的炉膛却巨大,看起来像一个腆着大肚子的胖子。
岗巴和安武对视了一眼,岗巴的眼神表露出征询,意思是作为冶炼场的负责人,你看要不要试一试。安武的眼神却告诉岗巴,你自己决定。
风灵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两人,“你们说话可要算话,答应谁的炉灶都要试一试。”
两人几乎同时脸上浮出微笑,岗巴说道,“反正还要烧,那就试试风灵姑娘的炉灶。”
要抬起磨盘大的铁坨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应对这种情况岗巴早有准备,首先让士兵用几根大腿粗的树干插到铁坨下面,一点点往前撬动,几十步的距离就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当铁坨终于移动到风灵新修的炉灶旁时,天色已经擦黑。在岗巴的指挥下,士兵们搭建起一座简易的吊塔,用手腕粗的绳索一头捆住铁坨,另一头捆在三匹战马身上。一切准备停当,挥鞭驱动战马,铁坨终于被吊了起来。两个士兵牵动另一根捆在铁坨上的绳索,让悬吊的铁坨改变方向,最后让战马缓缓后退,铁坨终于落进了风灵的炉灶里。
忙完这一些,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真害怕刚才绳子会承受不住铁坨的重量突然断裂。”安武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我担心的是铁坨掉下来把风灵的炉灶砸烂。”岗巴也是一头的冷汗。
风灵充满自信地说道,“用了我的炉灶以后再也不用这么麻烦把铁坨搬来运去。”在两人惊诧的目光里风灵背走到她的炉灶前蹲下来,“你们来看。”
岗巴和安武好奇地和风灵一起蹲下朝炉膛里看,除了看见塞满木材以外,没发现什么特别。
“关键在这里。”风灵指着炉膛下的一条沟说道,“你们的炉膛不是不好,只是不够完善,铁石被烧融化后只能卡在炉膛里,而我在炉灶底下留了这条沟,铁石化成铁水之后就会流淌到沟里,这样不用砸烂炉灶也能取得铁石,炉灶还能反复使用。”
岗巴一边听一边不住点头,他不得不承认风灵的炉灶更好。
风灵站起来,“不仅如此,经过我的改造,鼓风也不需要士兵们不断鼓动风囊,”她抬手一指架在溪流上的天车,“看到了吗,我的天车完全用水流驱动,转动的天车带动横杆,横杆拉动风箱,风箱把风吹进风囊里最后灌进炉膛里。”风灵骄傲地双手叉腰,“我的炉灶只需要两个人轮流添加柴火,不但减少了人手,而且加快了速度,岗巴大摩师,比起你的炉灶如何?”
岗巴内心已经竖起了大拇指,只是嘴上却还要保留最后的尊严,“看起来是不错,希望真正使用起来也和你说的一样。”
“我相信一定没问题。”风灵信心满满。
“既然这样还等什么,点火。”安武大声宣布。
泼了桐油的木材着火即燃,很快风灵的炉灶顶就冒出了青烟,随着火势变大,青烟越来越少,欢快的火舌从炉灶顶冒出来,贪婪地舔着铁石。
要把铁石烧融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安武指挥闲下来的士兵们准备晚饭,心情大好的他让士兵们把白天打到的几只野兔和斑鸠全都架在火上烤。兴奋的风灵则寸步不离地守在炉灶旁,不时查看铁石融化饿程度。倒是岗巴一下成了闲人,无事可做的他干脆找了块比较平整的地方坐下休息。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黯淡,冰冷的夜风从山口灌进来,刮得山谷内的树叶哗哗作响,仿佛树林里有野兽在穿行。对于长久在高山树林里训练的安武和森多士兵来说,对这种声音已经习以为常,他们忙着一边翻烤野味,一边往已经烤得金黄的皮肉上撒上盐。
但岗巴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夜的风似乎刮得过于猛烈,树叶摇晃的声音也不太寻常,时大时小,似乎真的有野兽在附近活动。他站起来努力睁大眼睛四处打量,黑夜中除了能看到树林隐约的轮廓外什么也看不见。他寻思着或许是这几天守着炉灶太过劳累,精神紧张的缘故,于是索性躺下来,头枕着一块石头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岗巴的耳朵贴到石头上的时候,他听见地里隐隐传来沉重而又缓慢的脚步声。他第一反应是附近有野猪在活动,但他随即又否认了这种推断,因为听到的脚步声比野猪更加沉重,应该是一种比野猪更加庞大的动物。他觉得有必要提醒安武加强警戒,于是立刻从地上爬起来。
岗巴刚迈开步朝安武走去,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响起,立刻把他定在了原地。
“拿武器。”同样听到惨叫声的安武大声叫起来。
所有士兵都抄起铜戢,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凉风呼呼地刮,树叶哗哗地响,今夜似乎特别冷。守在炉灶旁的风灵也紧张起来,把自己的短刀握在了手里。
安武一个手势,士兵们分散开来,精神地一步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前进。
岗巴向安武投过去担忧的眼神,安武回敬了他一个自信的微笑。岗巴知道,安武的自信源自于他天生的神力和这群经年累月训练的士兵,但岗巴的直觉告诉他,树林里的危险或许不是神力可以战胜的。
安武带领着士兵们靠近树林边缘的时候停下来听了听,接着继续往树林里前进。
岗巴的心悬了起来,他感觉到危险在步步逼近,安武他们踏进的不是树林,而是陷阱。他朝着树林跑去,边跑边喊,“出来,快出来。”
一个黑影突然从树林里冲出来,径直砸向了岗巴。岗巴急忙躲闪,黑影落到身后发出一声闷响。他转头一看,一个浑身鲜血的士兵躺在地上。再一转头,刚才走进树林的士兵正哇哇乱叫着从树林跑出来,他们脸上写满了惊恐,仿佛在树林里撞见了鬼魂。
安武是最后一个从树林里出来的人,他铁青着脸,手里握着铜刀,一步步倒退。当他退到岗巴身边时,岗巴明显感到他在发抖。
风灵也从炉灶旁跑过来,紧张地站在安武身后,“阿哥,树林是什么东西?”
“怪兽。”安武从打颤的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大地开始颤抖,树林里响起树木折断的声音,一个长着扁平脑袋的怪物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https://www.doulaidu8.cc/xs/167747/570463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