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无界之墙 > 七 克吉岗巴

七 克吉岗巴


  
岗巴睁开还能看清楚东西的一只眼睛,清晨的一缕阳光正好照射在他的独眼上,他举起酸痛的手去遮挡。这是一间四壁漏风的木板房,原来用于圈养牛羊,现在用来圈养邑人奴隶。奴隶们横七竖八地倒在薄薄的干草上,汗味,尿骚味,牛羊残留的粪便味充斥在空气里,让岗巴一醒来就有些发晕。
几条黑影冲了进来,挥舞着鞭子抽打还躺在地上的奴隶,“起来,你们这些懒惰的家伙。”还在沉睡中的奴隶被疼痛惊醒,还没等他们站起来,一桶桶凉水泼到了身上,木房里立时响起哇哇的叫声。很快,**着上身,下身仅围着一块粗布,头顶光得发亮的奴隶们从一个个木屋里被像豺狼一样凶恶的士兵赶到房前的空地上。
清晨的凉风吹散了每个奴隶身上难闻的气味,也让岗巴发昏的头脑逐渐清醒。他呼吸到湿润空气中野花和泥土的芬芳,而在邑人领地,干燥的冷风刮来的大都是牛羊的粪便气味。抬眼望去,山峰如波浪般起伏连绵,从眼前的草绿色延伸变成墨绿色,最后与蓝天交汇在模糊遥远的天边。其他奴隶给克吉岗巴说过,这里只是乌东煮盐的地方,距离乌东大寨还有很长一段路。
到乌东的几天来,克吉岗巴和其他奴隶一样,天刚亮就被叫起来,一直干活到日落才回到破木房里,把累得散了架的身体往地上一扔就睡着,睁开眼又是重复的一天。
很快,所有奴隶都被士兵们从木屋里赶了出来,在士兵的打骂中排成歪歪扭扭的一排。岗巴的手里被塞了一个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饭团。岗巴咬了一小口含在嘴里,饭团在口中慢慢变得柔软,细细咀嚼还有丝丝甜味,比故乡的荞麦饼更加细腻更加美味。
申加的随从纳关骑着马准时出现在奴隶们面前,他如猎狗一般的眼睛从每一个奴隶脸上扫过,仿佛随时可以冲到某个奴隶面前咬上一口。自从申加长子在绝望断崖的石桥上被火龙幻象吓倒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克吉岗巴希望他永远不要出现,如果被吓傻了就最好不过。
当干饭团顺着喉咙慢慢咽到肚子里的时候,克吉岗巴看到了诺亚,他瘦得像干柴一样的体型在奴隶当中非常显眼。
“有基布的消息了吗?”岗巴走到诺亚身边,把剩下的放进口袋里——这是一天的口粮,得省着吃。
诺亚很忧伤,“他们说他逃走了,有的说他逃走后被士兵打死在山里,还有的说他被山里的野兽吃得连骨头也不剩,。”
“没有人亲眼见到,对吗?”岗巴拍拍诺亚的肩膀,“山神告诉我们,耳朵里听到的不可轻易相信,眼睛见到的才是事实。”
“嗯。”诺亚点点头。
奴隶们被长长的绳索一个连着一个牵住,在士兵的吆喝声中,像牛马一样着走向不远处的盐场。
将近一百口盐井像星星一样点缀在周围几座山上,每一口盐井上都盖着草棚,一根手臂粗的竹竿穿过草棚,竹竿顶上飘扬着蓝色的旗帜,上面印着乌东部族的象征——一头犄角弯曲的公羊,竹竿的底部则插入草棚下的盐井里。
士兵挨个把奴隶手上的绳索解开,然后奴隶们自觉地分散到盐场各处开始一天的劳作。
岗巴提着一个木桶,走进了其中的一个草棚。井口旁的两个奴隶比岗巴更加魁梧,两人用粗壮的手臂交替着把插到井里的竹竿拔上来,一直露出戳穿了竹节的竹竿底部。克吉岗巴把空桶放到了井沿山,两个奴隶把从里面打上来的卤水倒进岗巴的空桶里。
“装满。”岗巴发现他们只给他的桶里装了半桶卤水。
“岗巴上师,活永远干不完,在这里就得学会偷懒。”一个奴隶低声地说。
“我不是上师,我是奴隶,装满。”岗巴坚持着。
两个奴隶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把岗巴的空桶装满。
岗巴提着装满了卤水的木桶转身走出草棚,身后传来两个奴隶的对话。尽管他们压低了声音,但还是传到了岗巴耳朵里,到乌东几天来,他已经习惯了奴隶们对他的种种议论,他也不打算去解释,只是像哑巴一样沉默地听着。
“要不是亲眼看见,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岗巴摩师也会成为奴隶。”
“他是个好人,可就是性子太犟。”
“倔强的奴隶在这里都活不下去,基布就是个例子。”
“我可听说基布没死,前几天还带着一帮逃跑的奴隶跑到乌东大寨去闹了一回。”
“我可不相信,别说了,干活吧,我今天可不想吃鞭子。”
岗巴低着头走到距离草棚不远的炉灶旁,把两桶卤水倒进了架在炉灶上的巨大陶罐里,炉膛里手臂粗的木材在熊熊燃烧,火红的舌头舔着陶罐的底部,让陶罐里的卤水沸腾,最终变成白花花的食盐。站在一旁的奴隶打着哈欠把手中的木棍慢慢插到陶罐里。清脆鞭子声响起,奴隶大叫了一声,他缓慢的动作挨了土兵一鞭子。
“不准偷懒。”土兵大声呵斥,奴隶咬紧了牙,打起精神用力搅动陶罐里的卤水。
“你,干活去。”士兵冲着岗巴扬起鞭子,岗巴默然地提起空木桶转身向草棚走去。低着头刚走几步,一匹枣红色的马挡在了岗巴面前,他差点撞到了马肚子上,一只皮靴抬起了他的下巴,他看到了骑在马上的申加长子,还有申加旁边的随从纳关。
“克吉岗巴,几天不见,我很挂念你。”申加长子的声音仿佛从冰窟窿里发出来,让岗巴心底发凉。
“我今天醒过来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听纳关说给你安排了提卤水桶的活,我非常生气,干这种毫无意义的事简直就是侮辱你上师的身份,我决不允许浪费人才的事在我这里发生,”申加的嘴角浮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所以我决定让你去打井,这样具有挑战性和危险性的事才值得你去做。”
岗巴闻着申加皮靴底下散发出来的马屎味,用仅剩下的一只眼怒视着申加,他听同一个木屋里睡觉的奴隶说过,前几天打盐井的时候,有几个奴隶被井里冒出来的火活活烧死。
士兵们开始在干活的奴隶中挑选打井的人,被挑中的奴隶都面如死灰,如同要被押赴刑场,岗巴意外的发现,神情忧郁的诺亚竟然也在打井的奴隶之列。在去往打井场地的路上,岗巴故意放慢脚步和诺亚走到一起,“我听到了关于基布的消息。”
这句话瞬间让萎靡的诺亚来了精神,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盯着克吉岗巴。
“我,我也只是听说。”克吉岗巴急忙补充,“刚才打卤水的时候听到两个奴隶谈论起基布,说是前几天他带着几个逃跑出去的奴隶出现在乌东大寨。”
“真的?基布没死?”诺亚几乎要叫出来。
“我认为肯定还活着。”克吉岗巴重重地点点头,这让诺亚的眼睛里瞬间有了光彩。
打井的奴隶们翻过一座长满低矮灌木的山坡,来到半山腰上的一块平地。地上已经打了一个井眼,两个奴隶趴在井口边一动不动,脸上血肉模糊,黑漆漆的井口看起来很像被烧过。奴隶们脸色惨白,畏缩着不敢靠近井口,仿佛那里是地狱的入口。
申加长子皱着眉,骑着马在井口转了一圈,让人把两具奴隶尸体拖走。士兵拿起放在进口边的用于打井的竹竿,竹竿很长,需要两个人一起才能举得动。竹竿的底部被破开,张开的竹片中间捆着一块磨尖的石头。
“你们两个。”申加用马鞭指向了打井队伍里的两个奴隶,土兵走过去把两人手上的绳索解开,两个奴隶转身就跑。
士兵们似乎早有准备,两人刚跑没几步就被土兵抓住,铜戢戳穿了两人的胸膛,脖颈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土地。
申加叹息着摇摇头,抬起鞭子指向了另两个奴隶。在士兵的威逼下,两个奴隶颤颤巍巍走到井口边。
奴隶们都紧张地注视着两人的命运。
打井的奴隶把竹竿抬起,然后使劲往下插,一下,两下,插了十几下,井口里并没有喷出火焰。奴隶们松了一口,或许火龙已经钻到了更深的地方。
申加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用力打,打出了卤水赏你们两个一块羊肉。”
打井的两个奴隶更加卖力,把竹竿举得更高,然后狠狠地往井眼里插下去。竹竿的底部尖石块仿佛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握着竹竿的奴隶手一抖,一条火舌瞬间从井眼里窜出来,直接喷到了他们的脸上。
两个奴隶大叫着滚在地上,两只手拼命抓着自己的脸。叫声仿佛来自地狱,穿透每个奴隶的心。火焰顺着竹竿直往上窜,发出呼呼的声音,仿佛火龙的喘息声。所有人都往后退,害怕火舌窜过来。
申加长子脸色惨白,或许是又勾起了石桥上被火龙幻象吓晕的回忆。
“长子,”随从纳关急忙把申加扶下马坐到地上,并递过来一只盛水的皮囊。清凉的水让申加逐渐缓过神来,他推开纳关站了起来。看看井口的火焰顺着插在井里的竹竿往上窜,再看看面露惊恐的奴隶们,大声宣布,“看来,两个奴隶还不能让火龙消气。”
他慢慢走到奴隶们面前,奴隶们都纷纷低下了头。
申加最后停在了克吉岗巴面前,克吉岗巴心里咯噔一下,他从申加看他的眼神里已经预感到了不详。果然,申加长子抬起马鞭顶着他的胸膛,“克吉岗巴,你来当人祭。”
两个乌东士兵大踏步走过来,一人抓住克吉岗巴的一只胳膊。
克吉岗巴很无畏地看着申加,“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我也知道,你巴不得再也看不到我,”申加得意地笑了笑,“这个愿望很快就要实现了。”
申加的目光移动到克吉岗巴身旁的诺亚,“还有你的小伙伴,你们两一起献祭给火龙。”
诺亚立刻两脚一软,坐到了地上。
岗巴想一拳砸在申加脸上,奈何两个乌东士兵把他抓得很紧,“申加,你不过是想要我的命而已,何必牵连到别人。”
申加鄙夷地一笑,背着手慢慢走到克吉岗巴面前,“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还是上师吗?你只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奴隶,要你的命简直太容易,”他转身走到被士兵架起的诺亚面前,“你叫诺亚,对吧?”
诺亚无力地点点头。
“你有个哥哥叫基布,”申加长子眯着眼睛看着站不直的诺亚,“他跑了,还带走了十几个奴隶,遗憾的是现在我还没抓住他,不过那是迟早的事。”申加用马鞭拍着诺亚的脸,“我想你应该明白,奴隶逃跑是大罪,是死罪,是要牵连家人的,现在让你去献祭火龙,算是给他赎罪。”


  https://www.doulaidu8.cc/xs/167747/574863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8.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cc